容檀

黄色物质囤积处

【广播剧】怀桑:为什么我的二哥和三哥那么像一对严父慈母 ? ? ?

入我曦瑶股,只吃刀子不吃苦

冬凌凌凌/置顶求评论:

听了广播剧以后我激动得不行,二刷的时候把词全手写下来了,然后一点点打出来,给因为各种原因听不了广播剧的曦瑶girl一起愉快嗑糖。





这就是甜到爆炸的官方糖!!!!如果这都不算爱——!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桑:呜呜呜呜呜呜呜曦臣哥,三哥,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……






涣:自家的一桩小事却哭求旁人解决,岂是宗主之道?何来家主之威?






瑶:你知道他从前便是这么个性子。






涣:他多少年前就是这么个性子,如今仍是如此,若是大哥在……






桑:若……若是我大哥在,谁还敢这样欺负我们家!哎呦我的大哥啊……






涣:唉。






瑶:二哥,你今天怎么了?这般严苛,感觉心神不宁的,是有什么事么?






涣:我无碍,我只是……有些累了。






瑶:我明白了。怀桑,你的事我记下了,定然会帮你解决,你二哥今日疲倦,才语气重了些,快别号他了。






桑:哦。






瑶:这样吧,我近日收了几幅名家字画,你看看可有中意的,拿走便是。






桑:真的?!那谢谢三哥!也……谢谢曦臣哥!






涣:唉。我什么都没做,谢我做甚?






桑:哇——!三哥,这位先生的真迹你居然也能弄到,这这这……诶——






瑶:如何?看好了没?






桑:看好了。三哥,要我说,你这桌上的字画虽都出自名家之手,但比起墙上挂的这几幅,却是有所不如了。






瑶:哦?怎么说?






桑:墙上这一套四季图,落笔柔和,意象却一派开阔,纸上一处风景,却似有万水千山。次般手笔,可以与曦臣哥媲美了。






涣:【笑】






瑶:你少绕弯子了,你会看不出来这就是你曦臣哥画的?二哥,他方才闹你,现在拍你马屁呢。






桑:噢!原来就是曦臣哥画的!怪不得……嘿嘿,三哥,不如,你就把墙上的画送我一幅吧。






瑶:不行。






桑:为何?你有这么多幅呢!曦臣哥的墨宝,我一幅都没有……






瑶:你也知道这是你二哥所赠之物,我又怎能转送他人。






桑:好……好吧,那……那要不曦臣哥你也画一套送我吧。






涣:不可。






桑:为何?






涣:你该收收心了,不可再终日赏玩书画,荒废家族事务。






桑:啊……!?






瑶:哈哈哈哈………怀桑如此天然纯质,何必强令改之。






桑:是啊是啊,三哥说的对!






涣:唉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怀桑惨遭双重拒绝。





瑶瑶:哎呀呀,二哥的定情信物怎么能随便送人呢




涣涣:定期信物当然只能赠予阿瑶一人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当然有条件的宝贝还是去听!!!!姜sir配的瑶太温柔了!!!!!!





我还看到弹幕有人说“官方逼我嗑曦瑶”我只想说!!!入我曦瑶股,吃糖不吃苦!!!



《你不知道的事》—瑶曦



“若他转世,愿予吾周身气运。
望他有人怜,有人陪,有人爱。
盼他如意、长安。”




(先记个脑洞,我去买香水小样了)

想开车,呜呜呜呜呜超声速的那种。

诚如朗月

致敬曾给我无限遐想的楼诚。

阿诚最后还是上了战场。
送走明台时在火车站发生的事情至今仍清楚地在阿诚脑海里回放,只要他想。阿诚忘不了大姐临终前的眼神。大姐望向大哥,望向明台,眼神恋恋不舍,最后望着自己时,断断续续说道:“阿诚,你,你是好孩子,咳咳,要,要多帮帮大哥,”她又望向载着明台不断前行的火车,缓慢露出微笑,“算啦,能,能走,尽量走吧。”然后合上双眼。
能走,尽量走吧。
这句话在阿诚脑海里反反复复,却始终被心中坚持的信仰攻击得支离破碎。已是生死存亡之际,他不能走,也没法走。且不说还有个苦苦支撑的大哥。
自大姐走后,大哥确实消沉,笑也不多了。阿诚觉得他有两次向大哥汇报工作时,大哥虚晃晃的眼和不轻不重的“继续”,都明摆着大哥走神的事实。可也只有两次,待阿诚想着若是再有一次就向大哥提出时,大哥便没有再这样了。
阿诚其实觉得他知道大哥想些什么。他们在平时的任务中很默契。阿诚明白大哥会有很多需要反复仔细思考的地方,一个计划中的每一小块都要步步斟酌,处处留神。这些计划阿诚亲自参与设计,他相信自己的判断,但也知道这些方案总是需要做决策的大哥判定的。而大哥想必会想更多。因为一丝一毫的意外都难以事后挽回。
然而明楼走神时想得太偏。他看着阿诚一开一合汇报着工作的唇,想的是阿诚洁白的牙,柔软的舌;看着那细细长长握着资料的手,想的是不经意触碰时温暖的触感。随后阿诚会有些意外微皱着眉,略瞪一瞪眼,是阿诚察觉他出神后的小表情。这在明楼打算走神时,就先先后后想到了。
明楼甚至坐在阿诚房内的小椅上,妄想过数米外的小小浴室里,沙沙水声中阿诚赤着的背脊。瘦长、有力,会有水细细滑过几道很淡的疤。迷雾叆叇,光晕朦胧,浴室里一番温热软绵的景象。他只想了一秒,便涨得发疼,昧着心带走了阿诚的白汗衫匆匆离开。
明楼略头疼的想,大姐说得对。能走,尽量走吧。他不知道,再过几天,自己的心思会是什么样子。他不愿去想—也不敢想。
明楼只是没想阿诚离开的这么早,这么快。
也好。
阿诚会是他一个人的月。
他终成独蛇,日日与月对酌。

woooooooooooooo!
蓝曦臣的配音也太好听了吧😭
是我蓝大公子🌟🌟🌟
呜呜呜呜呜
怎么这么贴切啊!!!

有些江湖体为啥被捧得这么高🌚
很迷

没有玩家选貂蝉的时候,她就一个人抛着花球玩儿,或者躺在树藤上喝自己酿的酒。
她酿得酒极香,因为蹭酒喝的人太多,她干脆盘了个店做做小生意。连未成年的小鲁班偶尔也会忍不住买上一杯,用筷子蘸几滴尝个味儿。那醉鬼李白十次有八次醉倒在桌下的事就不提了。
她很久之前就知道吕布会偷偷看她。甚至门前一周一捧的花束,景点寄来的特色明信片,偶尔塞在信箱里的精致巧克力,她知道,她都知道是谁。
所以,吕布在店里喝酒,她从不算钱。

好姐妹妲己有时候会调笑道:“嗯,你家吕布又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?”
貂蝉只是笑道:“还不是我家的。”

她也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前尘往事。
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完全放下了,她想开口问,却不知从何问起。

一天一天过去,一局一局开场;有人上星有人战败,貂蝉和吕布之间,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继续下去。









(未成年人不要喝酒,大家不要学小鲁班;成年人也不要酗酒,大家不要学李白😘)


第一次氪巨额金(大于100r)竟然是诸葛亮。
我这种死抠,竟然这么多钱就花出去了???
不过现在脑壳子很疼,因为亮仔是够靓,但我玩不好😓

所以,貂蝉x吕布有人吃吗,大概是蹦蹦跳跳大dior萌妹x帮打蓝帮挡伤暖男。
(不喜欢请滑过去,谢谢。
不要ky。不然骂到你dior断🌚)

非常想看初次女主麻溜带羞地剥完白T,发现里面还套了老头衫时,白起的表情了🙈

转到了新生儿科
今天是第二天,遇到了做先心筛查时道谢的爸爸,长得很帅。
也是自我开始实习后,第一个查房时道谢的。
我觉得他帅得惊天地泣鬼神🙊妈妈也很美。
我就是很虚伪的人,他说一声谢谢,就觉得当医生更值得。
不过还是实习生也做不了什么啦。